从虚拟经适房到捡漏拍卖房 超低价房诈骗揭秘

今晚网-渤海早报2014-03-10 11:20
0

近年来,高房价已成为购房族不得不面临的残酷现实。

在高房价的逼迫下,一些购房者将购房的希望寄托于能买到各种形式的“低价房”,这也让犯罪分子将目光投向了这些期待天上掉馅饼的购房者。

虚拟的“经适房”

随意买卖是不可能的

西城区检察院办案人员介绍,经适房、两限房、公租房、廉租房,这四类保障性住房对于无房族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性的,但一些不法分子往往利用人们急于购房、盲目追求低价、不了解相关政策实施诈骗。

许某是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负责人,史某是公司新聘用的房产买卖部经理。2010年11月,史某称自己手里有4个经适房的指标,每平方米6000元左右,需先交8万元,但保证能在2011年和开发商签购房协议。许某听后动心有意购买一套,为此特意去网上查了史某所提到的两个楼盘,结果那里的确在建经适房。

觉得万无一失的许某和史某签了预订协议书,把8万元钱转给了史某。随后,许某又帮朋友订了一套,并交给史某8万元。事后,许某反复思索觉得其中有诈,但再找史某要回已交的16万元时,已经无法联系上史某了。

办案人员表示,作为业内人士,许某对经适房分配政策是明知的,但为了贪图利益“自愿”上钩。事实上,按照目前的政策,购买经适房首先必须符合申请条件,需要填写相关表格,提供相关证明,配合街乡镇组织调查、评议等,待街乡镇提出初审意见、配租配售方案后录取并上报区县。这意味着私下购买经适房都是被绝对禁止的,有些不法分子自称掌握经适房指标,可以随意买卖是不可能的。

捡漏的“拍卖房”

内部无权私留私分

办案人员介绍,法院、银行等机构每年都会拍卖经过司法程序的房产,这些房产的价格一般比市价略低,而且大部分人对法院、银行拍卖的认知程度低,不熟悉其中的流程,所以很多人认为拍卖过程中会存在“猫腻”,如果自己有“关系”走后门,就能以更低价购入,是一个捡漏的好机会,而这种心理往往被犯罪分子利用。

据介绍,犯罪分子往往谎称认识或者自己就是法院、银行负责拍卖的工作人员,牢牢抓住人们渴求低价购房的心理实施诈骗,尤其是行受骗双方是亲戚、朋友的话,这种“杀熟”的成功几率更大。

被害人严女士、严先生是兄妹,他们有个外甥许某,自称是一家银行的总裁秘书。2012年10月,许某对严女士和严先生说他们银行最近拍卖一些抵押房产,价格非常便宜,广渠门附近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只要37万元,他特意给家里人留了几套。严女士和严先生听了都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当年12月,严先生和严女士先后将各自的两张共计46万元的银行卡交给许某,在等待“收房”的过程中发现46万元被多次取走,并且都是普通消费。发现有诈的严先生和严女士开始要求许某还钱,而外甥许某竟然开始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。许某归案后供述称自己根本不是银行总裁秘书,买卖房产一事纯属杜撰,目的就是骗钱用作生活费。

办案人员表示,对于这种“拍卖房”骗局其实很容易识破,银行、法院进行拍卖时都是有法定程序的,并且由正规拍卖机构组织,内部人员无权私留、私分,拍卖价格虽然低于市场价格,但不会低得离谱。

处理的“酬谢房”

不可能卖出“超低价”

在检察院办理的另一起“低价房”诈骗案中,犯罪嫌疑人袁某是被害人贺女士的邻居,2010年初,袁某称自己帮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事,公司为了酬谢自己给了8套即将开盘的、位于北京西二环白纸坊附近的商品房,准备以每平方米5800元的价格转让。贺女士当即决定要买两套,把9万元定金打到了袁某的银行卡上。袁某也很快和贺女士签了商品房预售合同,并给了他正式发票。

到了当年10月份,交房的日子越来越近,袁某却家门紧锁,手机关机,心急如焚的贺女士报了警。袁某到案后交代,除了贺女士之外,他还骗了其他两个人各4万元,他和被害人签订的预售合同是伪造的,发票也是在街面花钱买的假的。

办案人员表示,袁某仅仅虚构了一个“房地产公司酬谢”的噱头,并未拿出任何证据,如此拙劣的骗局之所以能成功,是由于袁某把诱惑放大到极致,让被害人来不及思考,还担心如此好事被别人抢走,于是自己紧着往圈套里钻。

现实中低价房也会存在,但肯定需要遵循市场规律,所谓的“酬谢房”不可能卖出明显低于成本价的“超低价”。办案人员提醒,随着房价的不断上涨,国家的调控政策也在不断出台,而不法分子同样在根据新情况处心积虑地找漏洞,设骗局,希望购房者提高警惕,小心购房诈骗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在这里,读懂楼市
扫描添加“腾讯房产”官方微信;
获取更多最新房产资讯。
楼盘信息一手掌握
扫描下载“看房APP”客户端
随时随地了解楼盘最新信息
[责任编辑:guanghuagao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