租房产品暗藏诸多猫腻“我爱我家”为何不愿明说

新华社2018-10-14 10:53

近日,北京消费者李红发现,我爱我家中介热情推荐的相寓信用租房,竟是笔贷款业务,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险些“被贷款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这种火爆的短期租赁模式背后隐藏着诸多猫腻。

“相寓好房,押零付一”“无需押金即可入住我爱我家”,房屋租赁中介热推的“信用免押金”的租房模式,对租客而言极具吸引力。

而近日,北京消费者李红发现,我爱我家中介热情推荐的相寓信用租房,竟是笔贷款业务,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险些“被贷款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这种火爆的短期租赁模式背后隐藏着诸多猫腻:以信用租房为诱饵,让租客一不小心“被网贷”,存在诸多风险。而资本的介入,变相为房租暴涨推波助澜。

说好的信用租房竟成了分期贷?

近日,李红来到我爱我家月坛旗舰店办理租房业务。经该店租赁部王经理介绍,只要支付宝“芝麻信用”值达700以上,即可享受我爱我家主推的相寓信用租房“押零付一”的福利项目,该项目“不用交押金,按月缴纳房租就行”。于是,李红就签订了租赁合同。

随后,李红接到一家名为南京邦航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(又称房司令)的电话称,只需提供一张本人储蓄卡信息并“授权存管”到该公司,工作人员强调储蓄卡“只用于确定租客信息,无风险”。在李红的再三追问下,王经理坦言:“这其实是一笔贷款,租客一次性从该公司贷款后分期还款的行为。”

说好的押零付一却成了分期贷?记者随后进行调查发现,类似这种以“贷”租房模式的中介不只我爱我家,还包括“自如白条”等产品。王经理透露,我爱我家主推的“押零付一”业务,实际上是由消费者以绑定本人名下储蓄卡做担保的形式,通过第三方金融公司向指定银行申请贷款。该金融公司将租客一年的贷款总额,一次性转给了我爱我家,消费者需按月向金融公司“偿还”贷款。

对此,我爱我家“相寓”副总经理张多告诉新华社记者,这是一笔贷款,我爱我家“相寓”将租房和贷款两种合同做了严格区分操作,租房合同不会有贷款信息,选择信用租房的租客还需签另一份贷款合同。“信用租房的初衷是为一些资金短缺的租客群提供帮助,但租赁平台确实也面临一些风险。”张多称,消费者理应对自己的选择充分知情。

记者多次以租客身份致电我爱我家询问信用租房是否会被贷款时,均得到“需签订一年的合同但不需贷款的答复”。

还有额外的服务费

记者调查发现,为鼓励租客选择信用租房,我爱我家“相寓”租房对其中介费表面的打折力度相当之大。李红所租的房子一个月的租金为4600元,正常租房中介费也应为4600元。但如果选择免押金信用租房,则“相寓”就会为她将中介费优惠至1500元。

“第一次使用该服务中介费可按8折,第二次续签可低至5折。”李红告诉新华社记者,中介费看似低,但使用该服务还需额外缴纳5.8%的服务费。

那么,这些服务费又是什么费?我爱我家客服12日对记者解释称,“这项业务旨在解决年轻人租房压力,需要收取服务费。”

而经李红粗算,按照一年计算,该服务费已接近中介费。而正常租房并不涉及服务费。

对此,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辉分析称,如果房客租赁期为一年,其实际支付的服务费就基本和中介费持平,如租赁时间继续延长,则服务费就不断增长,并远超过中介费,为消费者增加了额外负担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